相关文章

被洽洽抛弃的小康牛肉酱,它曾有可能是江苏的老干妈

历史转折中的苏企系列

为什么要写江苏的企业史呢?

因为,不管好的、坏的,他们都为一个时代努力过。

纪录、解读每一家苏企的兴和衰、倒退和成长,是我们作为江苏媒体人、作为一段经济史观察者最有价值的守望。

五年前,在南京苏果超市最普通的场景:买一瓶小康牛肉酱。

五年后,当(,)(002557)宣布剥离亏损的小康牛肉酱时,我们问: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产品,会被做亏损?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品牌,没有做起来?这五年小康牛肉酱经历了什么?当年它的创始人韩圣波的选择错了吗?

我们历时大半个月走访,试图还原当年韩圣波引入洽洽食品的情景和细节,这大概是国内民营企业在“求生”和“资本”之间又一个“嫁错郎”的典型商业案例。

1995小康

我们写过1992年的秀强、1993年的三胞、1994年的春兰和小天鹅……时间来到1995年。

这一年江苏经济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期。

标志之一便是全省重点发展十大企业集团的陆续成立,包括春兰集团、常柴集团、金城集团、、跃进汽车集团……

和这些大型集团企业的发展相比,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小微企业,虽然多,却不值得一道。

因为在一轮又一轮的经济大潮中,它们鲜少有活的长、活的下来的。活不了,也就不值得纪录。

现在回过头来看,几乎可以客观的总结一句:在任何时候,中小民营企业都比现实表现的更难。

在1995年江苏涌现的千百家小微企业中,来自徐州的小康牛肉酱一直被看好。

这一年的11月,徐州人韩圣波,在自己的小作坊里倒腾了许多年后,终于注册了自己的公司——江苏小康食品有限公司,开始批量生产自己的“明星产品”——小康牛肉酱。

此后成为国民佐料的“老干妈”,也不过是在1996年才开始批量生产。

但23年后,“老干妈”成为贵州最知名的企业,而小康牛肉酱则被它后来的东家洽洽食品作为负资产无情的剥离。

韩圣波误判

十字路口被定格在2013年8月19日。

那一天,小康牛肉酱的创始人韩圣波将公司60%的股权转让给了外来者洽洽食品。多米骨效应开始一点点显现,韩圣波个人和小康牛肉酱的命运都被牵连。

多位经历了这一变动的当事人告诉我们,实际上早从2012年开始,韩圣波就有了引入资本的打算。

随后,陷入的纠结便是:怎么引入、引入多少、引入谁?

当时,有投行人向韩圣波推荐了烟台欣和企业食品有限公司(六月鲜酱油的生产方),并极力建议韩圣波选择与小康牛肉酱行业度相关的烟台欣和。

但韩圣波通过其他渠道接触到洽洽食品后,决定接受洽洽食品的进入,并让出60%的股权。

据和韩圣波接触的业界人士回忆,当时韩圣波选择洽洽,并出让控制权,有两个直接的原因:一是自己误判了当时的国内环境,想要移民;二是认为洽洽食品的知名度更高,误判了洽洽食品所谓的“丰富产品品类、开拓调味品产品战略”。

不是每个创业者都会遇到他的,也不是每个创业者都愿意相信他的蔡崇信。

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创始人的个人素质和眼光直接左右了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

无情的对赌

韩圣波的误判,只是改变个人和小康牛肉酱命运的开始。此后的坎坷更多的被埋在了收购合同“对赌条约”的大坑中。

彼时,洽洽食品用9600万元超募资金收购“江苏小康”60%的股权。收购方案设立了一则对赌条款,即 “江苏小康”实控人韩圣波承诺,以2012年900万元利润为基础,收购完成后3年的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不低于30%。如未达成,其差额部分将由韩圣波以现金方式予以补足。

然而,收购之后,洽洽食品所谓的开拓调味品战略并未在小康牛肉酱上体现出任何的优势,洽洽食品传统的渠道和营销资源,也未在小康牛肉酱上有所倾斜。

小康牛肉酱发展呈现滞缓的状态。要知道,在收购前,小康牛肉酱可是江苏最知名的调味品品牌。

2015年3月,由于小康牛肉酱在市场表现不济,洽洽食品决定加强对该经营团队的整合力度——减少了1000万收购股权支付款项,同时终止原股权转让协议中的业绩对赌部分。

2018年8月,又因剩余40%股权持有者韩圣波涉及个人诉讼事项,法院执行裁定“被执行人韩圣波所持有的40%股权所有权归洽洽食品所有”。

韩圣波完全从自己一手打造的小康牛肉酱主体公司中出局。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被收购后更名为江苏洽康的总资产为1.01亿元,净资产8375.12万元,总负债1760.06万元,上一年实现营业收入7668.98万元,净利润为亏损57.02万元。到2018年8月底,江苏洽康实现营业收入4753.86万元,亏损扩大到630.53万元。

终于在两个月后,即10月15日,洽洽食品公告,公司拟将子公司江苏洽康的全部股份分别出售给合肥、安徽黄海商贸,全部权益价值为9000万元。理由是:战略发展需要,聚焦主业,重点发展瓜子和坚果。

从2013-2018,短短5年,洽洽食品作为强势方,决定开启调味品战略时,将小康牛肉酱纳入旗下;决定聚焦主业发展瓜子和坚果时,毅然将小康牛肉酱抛弃。

从洽洽食品自身来说,没有对错。但从小康牛肉酱的选择来说,未免有些心痛。

无数中小企业,渴望引入资本,实现腾飞,但一个又一个商业案例告诉我们,对赌有风险,资本很无情。

亲眼见证小康牛肉酱从家喻户晓到逐渐没落的投行人士问:如果当年韩圣波选择欣和,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历史不会重来,江苏人会记得曾经有一个牛肉酱品牌叫“小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飞鱼财经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